<code id="gclxa"></code>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code id="gclxa"><small id="gclxa"><samp id="gclxa"></samp></small></code>
    1. <object id="gclxa"><sup id="gclxa"></sup></object>

    2.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1. 金庸筆下最招人愛的歷史人物或許就是完顏阿骨

          歷史 2018-11-02 14:24:36

            那時候的我,剛上初中的樣子,我家幾代務農,除了黃歷、卦書、家譜、書、教材和寒暑假作業外,幾乎沒什么書可讀,那套《天龍八部》,是我二叔在外地收廢紙時候留下的,回老家時順帶拿了回來,見我喜歡看書,便給我了,我也就地讀了起來。

            不過很可惜,我有個姑姑,是老師,我這個做老師的姑姑嫁的丈夫,也是個老師,我個這個姑父,見到這套書,就說要借回去看一看,我看完后就借給他了,后來就被他了。

            我試探性地要過幾回,沒要回來,便了,發誓將來到城里上學的時候,一定要自己買書藏好。因此,整個高中,我把大部分的零花錢都花在買書上了,成績也一落千丈,落到差點連二表本科都考不上的地步,后來好不容易考上了個211,又犯了糊涂,終日在圖書館三樓的社科書架前流連,借了好多書回宿舍讀,也把信管的專業課給耽誤了……

            讀本科的那四年,終于有機會金庸先生的全部武俠,也第二次讀了《天龍八部》,《天龍八部》也是十五部金庸武俠中最愛的那一部,書中的很多角色,我都愛,第一次讀的時候還是個小小少年,愛風流倜儻又有點愣頭青的段譽,第二次讀的時候已年滿十八歲,經歷了一些的滄桑變化,反倒愛上了吃進各種苦頭后仍舊豪邁的蕭峰。

            讀大學的地點在嶺南,一個四季常青的四線城市,半城綠樹半城樓,一條邕江穿城而過,滿街的涼茶鋪、甜品店、米粉店、螺絲粉店,還有操著白話的男男,對于在東北長大的我來說,一切都那么陌生,那么地陌生,那么地陌生。

            于是,我在圖書館三樓的一些書中搜尋有關家鄉的一切,白山黑水間的故鄉,成了我魂牽夢繞的地方,除了遲子建,除了蕭紅,除了端木蕻良,還有《天龍八部》中的塞北。

            那里是蕭峰的故鄉,但蕭峰在那里已經沒了親人,他之所以踏上半年時間都要被白雪覆蓋的黑土地,是因為阿紫,一個又可憐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是他未婚妻的胞妹,他在未婚妻阿朱去世前,答應要照顧阿紫一生一世的,他這樣一個諾言的漢子,當然要說得出就做得到。

            他失手了阿朱,又失手打上了阿紫,為了給阿紫續命,他再也不像一個大俠,他沒有錢的時候,就去搶人參給阿紫服下,但這也恰似古來俠義小說中好漢的形象,九紋龍史進家財散盡深惡盤纏之時,也學的強人,在林子中剪徑,史進搶得,喬峰也搶得。

            后來,喬峰到了我的故鄉,他在那里遇見了金朝的開國帝王,完顏阿骨打,但彼時的完顏阿骨打,還沒開國,他只是一個部落首領,帶領部落的男女老少遼國的。

            所謂英雄識英雄,惺惺惜惺惺,好漢惜好漢,完顏阿骨打和喬峰一見如故,絲毫不在意喬峰的契丹人身份,二人當即拜了靶子,喬峰跟完顏阿骨打到了完顏部落。

            在完顏部落,喬峰見到了耶律洪基,他當時并不認識耶律洪基,出于對族人那種血濃于水的感情,他求完顏阿骨打放了耶律洪基,完顏阿骨打就像我們東北人一樣,很夠哥們兒,既然把兄弟張口了,不能不應允,就這樣,耶律洪基撿了一條命回去,后來喬峰也因此成了遼國的南院大王。

            后來,因為阿紫從遼國逃了出去,少林寺、丐幫、大理段氏、逍遙派靈鷲宮、三十六洞七十二棟,全都去營救喬峰了,這營救的人群中,自然也沒少了最夠哥們的完顏阿骨打,他像段譽和虛竹一樣夠哥們,在喬峰一線的時候,率領全族人趕來了。

            雖然完顏阿骨打的武功和身手不及段譽,不及虛竹,不及少林高僧,不及丐幫長老,但他對喬峰的感情,跟段譽和虛竹一樣鐵,他是帝王,也是俠客,他是金庸筆下最生動最招人愛的歷史人物了吧?

          ?
          豪客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