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gclxa"></code>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code id="gclxa"><small id="gclxa"><samp id="gclxa"></samp></small></code>
    1. <object id="gclxa"><sup id="gclxa"></sup></object>

    2.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1. 面對股市墜落債市異動:匯市緣何能“置身事外

          股市 2018-10-30 18:27:34

            邁向十年來最大月度跌幅,債市波動率飆升至逾四個月高點,面對人們紛紛撤離風險資產的情景,外匯市場卻出現了令人頗為詫異的一幕——基本上風平浪靜!

            風險較高的貨幣——新興市場貨幣或與大商品價格聯系緊密的貨幣,并沒有急劇下跌。以往當恐慌的投資者急于避險時,這類貨幣通常在逃。同樣,與今年的“波動性”(vol-mageddon)期間的表現相反,避險貨幣日元并沒有像許多人預期的那樣吸引大量買興。本月日元上漲1.2%,而2月份的漲幅達2.3%。

            透社指出,匯市這種相對溫和的反應可能是因為,不同于股市,匯市此前就已經開始適應成長放緩的世界。而在股市,企業盈利增長觸頂跡象,最近才開始令投資者擔憂長達十年牛市的命運。

            更重要的是,這種現象可能也表明,在美聯儲升息之際,雖然投資者需要適應經濟增長放緩和金融條件趨緊的形勢,但他們不必恐慌,因為目前還沒有切據顯示會出現更嚴重的下行局面。

            外匯波動率雖然在上升,但不比8月水平高,且仍遠低于2015年至2017年的平均水平。德意志銀行的外匯波動率指數已從10月1日的7.66升到了7.99。

            美股波動率指數上揚的幅度則要大得多,較10月初水平已上漲了一倍多,距離八個月高位只有咫尺之遙。而據一項指標顯示,美國債券價格波幅接近50%,且達到四個半月高位。

            此外,BMO的歐洲貨幣策略主管Stephen Gallo稱,匯市相對淡靜的一個原因是投資者已經買了很多美元。他們在8月土耳其里拉危機導致的市場潰跌期間,已經減持了高風險的新興市場貨幣。“布倉情況已經是做多美元。我們已經看到過新興貨幣拋售浪潮,”他表示。

            匯市反應相對平靜,也可能反映了股市下滑主要是因為對美國經濟增長預期的重新評估,而非其他更廣義因素的觀點。

            高盛分析師指出,對美國需求有很高曝險的國家——、哥倫比亞、以色列和墨西哥的貨幣在10月均遭受重挫。相比之下,通常容易因市場信心下降而受到沖擊的貨幣,這回表現相對較好,如澳元、印度盧比和南非蘭特。

            “換句話說,從外匯市場來看,與正常情況相比,此次股市下跌更多是受到美國需求因素影響,”他們寫到。“日元和瑞郎等典型避險貨幣過去一個月當中的走勢也比預期(根據以往匯市對標普500指數的度預測)更為平靜。”

            人民幣中間價下調197點至6.9574 創2008年5月21日以來新低

            A股大熱潮!41公司群發回購公告 上限達167億!有機構估算近3.5萬億可入場

            A股大熱潮!41公司群發回購公告 上限達167億!有機構估算近3.5萬億可入場

            A股大熱潮!41公司群發回購公告 上限達167億!有機構估算近3.5萬億可入場

            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東方財富網不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豪客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