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gclxa"></code>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code id="gclxa"><small id="gclxa"><samp id="gclxa"></samp></small></code>
    1. <object id="gclxa"><sup id="gclxa"></sup></object>

    2.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1. 銀行理財新規落地: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間接投資

          股市 2018-10-30 18:27:28

            原標題:銀行理財新規落地: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間接投資股市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近日,銀保監會正式發布了《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作為資管新規的配套實施細則。其中,將公募理財產品的投資門檻由此前的不低于5萬元大幅下降到不低于1萬元備受關注。此外,新規對于理財資金進入股市也做出了相關,在理財業務由銀行內設部門開展的情況下,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通過投資各類公募基金間接進入股市。

            事實上,銀行理財資金可謂是“大資管”業務商業模式中的核心,是券商資管、基金資管、信托等非銀資管業務的上游。業內人士認為,此次新規的落地,將直接影響到證券、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機構資管業務的開展。未來,隨著理財新規的正式執行,銀行理財市場將發生哪些變化?

            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介紹,理財新規作為“資管新規”配套實施細則,與“資管新規”保持一致,定位于規范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

            2002年以來,我國商業銀行陸續開展了理財業務。銀行理財業務在快速發展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如業務運作不夠規范、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不到位、尚未真正實現“賣者有責”基礎上的“買者自負”等。(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2期)

            如今,資管新規正式落地已近半年的時間,曾經一高歌的保本理財產品逐漸退出。與之相對的是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的緩慢上升。

            銀保監會披露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緩慢上升。6月末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為21萬億元,7月末為21.97萬億元,8月末為22.32萬億元。理財資金主要投向債券、存款、貨幣市場工具等標準化資產,占比約為70%;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投資占比約為15%左右,總體保持穩定。

            依據理財新規,今后公募和私募理財產品將嚴格區分,同時規范資金池運作,防范“影子銀行”風險,加強流動性風險管控,控制杠桿水平。

            此前,“余額寶”等貨幣基金以1元起投的門檻入局理財市場,很大程度上分流了居民存款,也令“千元起投”的公募基金紛紛自降投資門檻。如今,“萬元起購”的銀行理財產品紛至沓來,《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更是不再設立公募理財產品的銷售起點,給“寶寶類”貨幣基金理財產品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一位工薪族投資人向記者表示,最近寶寶類貨幣基金產品收益率較低,資金轉入轉出還有限額,本想攢夠了10萬再去購買理財。如今,理財產品門檻降低,自己打算將余額寶里的散余錢來購買銀行的類似理財產品。

            理財新規正式落地后,多家銀行相繼宣布降低部分理財產品銷售起點金額。9月30日,建設銀行在業內率先將“乾元惠享”(季季富)式凈值型人民幣理財產品由5萬元下調至1萬元。同日,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宣布下調部分理財產品銷售起點。隨后,招行、交行、浦發銀行亦紛紛下調部分理財產品銷售起點。

            10月19日,銀保監會就《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該征求意見稿顯示,將不再強制要求個人首次購買理財產品面簽,也不再設立公募理財產品投資股票和銷售起點。

            今年4月的資管新規中就明確了保本理財退市的時間表,要求到2020年過渡期結束,所有銀行理財產品都將轉為凈值型。

            本次理財新規再次申明,銀行在銷售理財產品時,不得宣傳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率”或承諾保本保收益。(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2期)

            “新規出臺后,以后銀行理財經理不能說某款產品到期收益率是4.5%等類似的話了。”某股份制商業銀行客戶經理對記者介紹,根據新規,理財產品的收益率將有一條明確的估值方法,并且體現到購買合同之上。未來,產品的收益率將參考以往的“業績基準”,收益區間在“最低多少、最高多少”之間。

            理財新規第三十五條明確商業銀行理財產品可以投資于國債、地方債券、大額存單、同業存單、在銀行間市場和證券交易所市場發行的資產支持證券、權益類資產以及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認可的其他資產等。

            此外,新規在公募理財資金投資證券資產的集中度方面也作出了具體,如每只公募理財產品持有單只證券或單只公募證券投資基金的市值不得超過該理財產品凈資產的10%;商業銀行全部公募理財產品持有單只證券或單只公募證券投資基金的市值,不得超過該證券市值或該公募證券投資基金市值的30%;商業銀行全部理財產品持有單一上市公司發行的股票,不得超過該上市公司可流通股票的30%。

            原有監管要求允許私募理財產品直接投資股票,但公募理財產品只能投資貨幣型和債券型基金。如今,公募理財資金不能直接購買股票,但在理財業務由銀行內設部門開展的情況下,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通過投資各類公募基金間接進入股市。下一步,銀行通過子公司開展理財業務后,允許子公司發行的公募理財產品直接投資或者通過其他方式間接投資股票。

            那么,放開投資后,資金就會大量進入股市嗎?分析普遍認為,短期內公募理財資金“跑步”入市的可能性不大。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不宜高估理財新規對股市的短期影響。原因有三:一是銀行理財對股票基金的配置需求有限,允許銀行理財投資公募股票基金只是給銀行理財間接投資于股票市場提供了一個新的通道,是否入市還取決于銀行投資股票基金的意愿和能力。從實際情況看,銀行理財客戶的整體風險偏好不高。二是銀行公募理財投資于股票基金仍面臨集中度要求,新規對每只公募理財產品持有單只證券或單只公募證券投資基金的市值,商業銀行全部理財產品持有單一上市公司股票的市值等作出了集中度的,這對理財資金規模會形成制約。三是銀行理財對股票(或股票基金)的投資還要取決于理財購買者的風險偏好,在目前的市場下,這種需求不是很旺盛。

            平安銀行金融市場總監王偉稱,銀行理財還是致力于為客戶提供低波動率、穩定收益的產品。銀行在權益方面的投入主要借助于外部有成熟經驗的公募基金的合作,本身不會大量投資這樣的權益產品。

            郵儲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步艷紅提出,真正的股權投資特別是直接投資股票的,對應的產品還是要向合格投資人去發售。“各家銀行可能都要再重新創設產品,對客戶進行差異化管理。長期來看是利好,但短期要匹配大量理財資金直接進入到股市,還需要有個過程。”

            事實上,在22萬億的銀行理財資金中,投資股市的余額并不大。國信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分析稱,截至2017年末,銀行理財總規模為29.54萬億元(其中,非保本理財22.17萬億元),約有9.47%投向了權益類資產,即約2.80萬億元。其中直接投資于二級市場股票的占少數(其余包括為客戶股票投資提供配資服務、一級股權等),暫威數據統計,業內估計約5000億元以內。

            另外,理財新規第四十提出,商業銀行發行的封閉式理財產品的期限不得低于90天;式理財產品所投資資產的流動性應當與投資者贖回需求相匹配,確保持有足夠的現金、活期存款、國債、中央銀行票據、政策性金融債券等具有良好流動性的資產,以備支付理財產品投資者的贖回款項。式公募理財產品應當持有不低于該理財產品資產凈值5%的現金或者到期日在一年以內的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和政策性金融債券。

            “新規要求封閉式理財產品的期限不得低于90天,這對于我們的影響比較大。許多企業為了確保資金的流動性,一般都會買1到6個月不等。如今,這種產品不存在了。”前述理財經理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封閉式理財產品的平均期限將拉長,這符合資管新規要求的要加強對期限錯配的流動性風險管理。依托資金池的預期收益性的產品將逐漸被凈值型產品所取代,在此過程中,客戶的接受程度是個難題。

            “原來,合同里直接明確了預期的收益率。為凈值型產品之后,客戶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只能通過以前的歷史業績基準作為參考。”該理財經理直言,“新規落地后,客戶不光是在我們銀行買不到,其他銀行也沒有這樣的產品,所以客戶也在逐漸接受。”

            數據顯示,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化進程正在加快。據普益標準監測的數據,上半年新發行凈值型銀行理財產品共1107只,其中,國有控股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發行量接近八成。

            郵儲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步艷紅認為,資管新規落地之后,不少銀行停止發售新的預期收益型產品。在以前資金池預期收益型的產品占據主要地位的情況下,在產品轉型的過程中存在著投資者教育的難題。此外,非標如何處置也是需要面對的另一課題。轉標具體如何操作,這些都需要銀行結合實際情況審慎解決。

            在建設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劉興華看來,理財新規將帶來兩大機會。一方面,銀行資管投資能力相較于其管理的資金體量來說,較為欠缺,銀行需要尋求外部合作。另一方面,理財新規允許理財資金間接投資股票,理財子公司成立之后可直接投資股票,股市有望迎來增量資金。“目前商業銀行資產管理部門正在積極落實資管新規要求,主要面臨三個。一是打破剛兌。資管新規的一個中心是打破剛兌,資管產品如何處理客戶關系是一個。二是產品凈值化。過去都是預期收益型產品,如何在資管新規過渡期內實現產品的凈值化,也是一個挑戰。三是資產標準化。非標市場在實體經濟領域中不可或缺,對于資管人來說,如何在非標和標準化資產之間尋找平衡,安全,實現轉型,常大的。”

          ?
          豪客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