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gclxa"></code>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code id="gclxa"><small id="gclxa"><samp id="gclxa"></samp></small></code>
    1. <object id="gclxa"><sup id="gclxa"></sup></object>

    2. <th id="gclxa"><sup id="gclxa"></sup></th>
        1. 肖磊:中國股市能關嗎?試驗到底失敗了還是成

          股市 2018-10-30 18:24:21

            原標題:肖磊:中國股市能關嗎?試驗到底失敗了還是成功了 四百多年前,在當時世界金融中心荷蘭的阿姆斯特

            四百多年前,在當時世界金融中心荷蘭的,人類開始嘗試一種新的組織和交易模式,即:股份制公司,以及證券交易所。

            如今,很難想象,如果地球上沒有股份制公司,沒有證券交易所,會是什么一種景象。個人認為,如果沒有股份制公司的誕生,可能至少資本主義的擴張不太現實,工業的發生也很難帶來如此巨大的影響。

            股份制公司和證券交易所,可以說讓人類的組織效率和交易需求都達到了頂峰,把人刺激成了難以休眠的機器,開始創造出前所未有的財富。

            四百年前的中國,正是萬歷年間, 明神朱翊鈞在位,萬歷年號共48年,為明朝所使用時間最長的年號。期間,經歷了著名的張居正主導實行的一系列的措施,社會經濟持續發展,對外軍事也接連獲勝,朝廷呈現中興氣象,史稱萬歷中興。

            明朝的鐵產量是宋朝的兩倍,萬歷年間達9000多噸/年,冶金工業極其發達,天工開物對這方面有詳盡記載,后來的兩百多年,世界上都沒有國家能破這個紀錄。但非常遺憾,而后的工業,并沒有在中國發生。

            如今,中國的粗鋼產量占到全球總產量的超過50%,也可能未來200年里沒有其他國家可以超越,但類似于三百多年前工業的歷史,會不會在中國發生呢?

            股份制公司指數級別的提升了生產效率,而證券交易所使得風險投資興起,商人的創新和冒險意識大增,更重要的是,股票交易的造富效應,真正抬升了商人的價值,商人這個開始在人類歷史中發揮出跟并駕齊驅的作用,而后的工業,只不過是商人們進入歷史舞臺的一個投名狀。

            因此,工業沒有在中國發生,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中國的商人,還處在士農工商的排序當中,的求存狀態,更談不上如何利用股份制和證券市場提升組織/生產效率了。

            四百年后的1992年,中國,相應的,我們也有了股份制公司和證券交易所,但人的思想和見識一旦被很久,要重新解放需要的條件非常多且非常復雜,股市被視為是投機倒把最嚴重的領域,這是一個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的地方。

            1992年1月19日至23日,同志時隔8年再次來到深圳,按照當時跟隨記者的描述,沒有按照深圳相關領導的安排,到達當天就乘車觀光了深圳市容,8年前還是水田、魚塘、低矮房舍的深圳,92年的時候已是馬縱橫、高樓林立。信心倍增,當天還到了皇崗口岸,深情地遙望了。

            站在深圳這個的前沿,當時對每一個市場的言論,可能都代表著一種方向。當時對股市完整的表述是:“證券、股市這些東西,究竟好不好,有沒有,是不是資本主義獨有的東西,社會主義能不能用,允許看,但要的試,看對了,搞一兩年,對了,放開,錯了,糾正,關了就是了,關,也可以快關,也可以慢關,也可留一點尾巴,怕什么,這種態度就不要緊,就不會犯大錯誤。”

            但中國股市,跟其他市場最大的區別,不是漲跌的區別,而是土壤和誕生邏輯的區別,無論是四百年前的證券交易所,還是兩百年前的紐約證券交易所,都是市場發展到一定程度,市場自下而上的一種需求,而中國的證券市場,是自上而下設計出來的,從需求的角度講,中國的證券交易市場,主要考慮的是需要什么,而不是市場需要什么。這就導致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后果,當市場情緒及走勢,以及發展徑,是看不懂的、不希望看到的,或覺得會脫離自己掌控的時候,股市就會遭到非常嚴厲的干預。

            1996年下半年,股市瘋漲,管理層采取一系列股市措施,共計連續12項政策,上漲情緒不熄滅誓不,被稱為著名的“12道金牌”。為了股市的上漲,1996年12月16開始實行10%漲停板制度,也就是一天最多上漲10%。

            從發展歷史來看,1997年上調印花稅,1999年證券法出臺,2000年國有股開始減持,2005年股權分置,2007年大牛市,2008年金融危機,2010年推出股指期貨,2014年大牛市,2015年股災熔斷,2018年貿易戰大跌。

            至此,中國股市已經走過了三十年的發展道,回過頭來看,到底股市這個試驗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可能沒有人能夠下一個準確的定義。

            如果按照的說法,“錯了,糾正,關了就是了,關,也可以快關,也可以慢關,也可留一點尾巴,怕什么,這種態度就不要緊,就不會犯大錯誤。”

            那么如何判斷股市試驗成功還是失敗了呢,我個人認為其中一個重要的判斷標準就是,股市還有沒有持續下去的能力和必要,如果股市還可以持續下去,還有人愿意股市,大家還有關注度,還有很多意見,每個人都還能說出點不滿意,說明這個試驗還沒有結束,還有很多沒有去“試”的地方,很難說已經有了明確的結論。

            假設現在把股市關了,而且宣告這個試驗是失敗的,那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就需要總結失敗的原因,大家想想看,如果現在關了,大家會認為中國不適合搞股市嗎?股市不適合社會主義嗎?肯定不會,大家會認為是管理層的結果,所以股市以試驗失敗關閉的可能性不大,沒有人敢下這個指令。

            站在我的角度看,這個可能不是時間的問題,如果中國股市并沒有從邏輯上進行,再過一百年,可能還處在試驗階段。推行注冊制,讓證券交易所公司化運營等等,完全的深度市場化運作一次,如果沒有這樣的階段,可能這個試驗就不會結束,因為就像游泳一樣,你永遠在淺水區,一遇到就可以站起來呼吸,你說你學會游泳了,沒人信的。

            說到這里,可能很多看客又開始議論了,說了半天,肖老師原來是支持注冊制,支持那一套邏輯啊。是的,但我今天要講的是,既然是試驗,為什么不徹底的試驗呢?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上百萬家企業在運轉,數十萬家企業在做股份制,但證券交易市場依然無法按照市場需求交易和定價,審批制就是股票市場的計劃經濟,所以只要這樣的制度存在,任何試驗都沒有意義,因為根本談不上試驗,沒有“試“,哪里能得到驗證呢?!

            紐約證券交易所1792年就誕生了,但直到1929年大蕭條之后的1933年,才有了系統的證券法,1934年紐約證券交易所才注冊為全國易所。中國的證券市場發展的歷史,基本就是天天制定規則的歷史,看上去是投資者,其實是對股市本身的不了解和恐懼造成的,反而了市場的作用,做成了一個特殊的階層,為了進入這個階層,商業很多時候失去了本來的面目。

            證券市場價格的“雙軌制”,導致資源配置無法按照正確的價格調節,信號失真,越監管信息越不對稱,類似于計劃經濟,越準確預測需求,制定出來的政策越離譜。最終處于信息的股民遭殃,而且形成了惡性循環。

            當然,除了制度的因素,股市是否能夠取得長期成功,還需要具備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本國經濟的增長以及競爭力是否能夠持續,還有整個經濟金融的穩定性能否得到保障。

            從全球范圍來看,近四十年來,可以說比較成功的兩個股票指數,一個是美國的標普500,這個指數巴菲特天天推薦,足以看出其重要性。另一個是的DAX指數。這兩個指數在過去接近四十的時間里,整個走勢基本相同,漲幅都超過20倍。

            日本股市并不值得參考,因為經濟和金融市場波動過于劇烈,包括日元,以及日本房地產市場的巨大波動,都給日本股市帶來了非常不穩定的因素。

            和倫敦的股市也并不值得中國參考,因為這兩個地區的股市,基本屬于金融服務主導的市場,股市變成了是一項服務,而不是一個經濟的根基。

            所以中國的參考對象只有美國和,而要達到美國和股市的增長水平,以下條件缺一不可。

            首先,中國的制造業,以及消費領域,都必須從趨勢上來說,是有競爭力和穩定性的,這是一個大的基礎;

            其次,要有一個非常友好的國際,至少是本國可以掌控的一個地緣。因為股市本身就是一個預期市場,也就是大家買入的是未來,如果地緣層面紛爭不斷,對于資本市場來說,動蕩是一種必然;

            第三,貨幣的購買力要穩定,既不能的升值,也不能沒有的貶值。從最近四十年的歷史看,的馬克(后來的歐元)和美國的美元,都是全球最穩定和最受歡迎的貨幣。如果想長期持有這兩種貨幣,其中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買入這兩個國家的股票等資產,因此,貨幣的穩定是證券市場長期有資金流入的重要因素。

            如果達到了以上三點,中國股市就具備了出現長時間大牛市的基礎。至于股市的絕對上漲,具備以上三個條件重要,還是股市的制度重要,我目前還沒有答案,因為中國股民的認知普遍還都太低了,低到連注冊制這樣的東西都充滿爭議(不過也能理解,我們幾十年來,還在討論民營經濟到底有沒有價值的問題)。證監會依然像計劃經濟時代的“計劃委員會”一樣,不僅要決定證券市場的供給,還要準確預算需求,真是太可笑了。所以不要抱怨行情,當雪崩來臨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的。

            標簽:中國股市 證券交易所 證券市場 股份制公司 資本主義 股市

          ?
          豪客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