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kmtvd"><pre id="kmtvd"><wbr id="kmtvd"></wbr></pre></strong>
  • <small id="kmtvd"></small>

    <source id="kmtvd"><div id="kmtvd"></div></source>
      <input id="kmtvd"></input>

    <u id="kmtvd"></u>

  • <u id="kmtvd"></u>
  • 【暢說國學】為什么說并非中國文化的源頭

    國學 2018-10-30 18:39:58

      一九六三年,陜西省寶雞市博物館在垃圾堆里無意中發現了一件寶物,后經專家鑒定,屬西周青銅器,根據銘文上的記載,被定義為“何尊”,尊是一種禮器兼酒器。銘文中首先發現有中國字樣,原文如下:

      一九六三年,陜西省寶雞市博物館在垃圾堆里無意中發現了一件寶物,后經專家鑒定,屬西周青銅器,根據銘文上的記載,被定義為“何尊”,尊是一種禮器兼酒器。銘文中首先發現有中國字樣,原文如下:

      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則廷告于天,曰:余其宅茲中國,自茲乂民。嗚呼!爾有雖小子無識,視于公氏,有勛于天,徹命。(標點符號為后加)

      銘文中出現的“中國”兩字被考古學家解釋為中國最早的出處。其實,這種解釋可能不夠準確,甚至于是錯誤的。原因在于,古代文言中常有倒裝用法,此處“宅茲中國”應該理解為宅茲國中,也就說,在國家內要蓋大量的房子,供百姓居住。所以,最初的中國并非來自于此處。但是,作為“中國”稱號,在先秦文獻里有很多,我們可以舉幾個例子來說明。

      《民勞》根據毛詩注,本來是周厲王的,就是被“國人”推下臺的周天子。這里面出現了“中國”,即是后世“中央之國”的含義。

      在《尚書》、《春秋左傳》、《孟子》等多部典籍中也同樣出現過“中國”二字:

      然則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蒞中國而撫四夷也。以若所為求若所欲,猶緣木而求魚也。」

      從以上文獻可知,“中國”在周朝時期已經可以說明確下來,即是指“中原之國”或“中央之國”的含義。

      但是,中國的形成卻并非從周朝開始,而是有著悠久的歷史。現在許多人講國學,認為文化或者說諸子百家是中國文化的源頭,這種說法很容易人,甚至于許多學者專家都持有這種觀點。其實,這種觀點未必正確。

      許多人認為春秋戰國時期文化即是中國文化的源頭,也有人更進一步,認為諸子百家均為源頭。尤其是從的雅斯貝斯提出“軸心時代”之說開始,幾乎被全盤接受。實質上,雅斯貝斯僅僅是從后期的文明形態而言,所謂軸心時代之價值。英國有一位學者,主要是研究的阿姆斯特朗,詳細分析過軸心時代以前的文化形態。也有許多史學家,比如湯因比、布羅代爾、以及今天《人類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對人類文明的進程都做過詳細的分析。如果從對比或全球視野的角度來觀察,尤其是希臘、羅馬以及中世紀以后的歷史,許多種族以及文明形態出現過極大的轉變,甚至于早期如邁錫尼、赫梯帝國、古蘇美爾等等文明基本。但是,中國不同,中國的文明發展有著清晰地邏輯,從三皇五帝到諸子百家,有著清晰地線索,尤其是近百余年來的考古發現,結合文獻,可以整理出清晰地邏輯進。

      儒學以至于諸子百家之說(這里,諸子是指之外的學說,從《隋書。經籍志》,非《漢書。藝文志》的提法),必須承認的是其對中國歷史與文化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也會對未來產生無形及重要的影響。但是,就其思想之發展來說,也必有其源頭,如果不清楚學說(包括諸子百家,下同)的來源,只是簡單地反復提所謂“仁”、“禮”或“心”“性”“理”的概念,顯然不可能真正的認識中國文化的全貌,也不可能全面深刻地理解學說,更不可能真正地了解中國文化與歷史的,不可能理解文化的內在邏輯與歷史邏輯之間的關系。

      清人葉德輝有“以史證經”之說,劉咸炘在章實齋“六經皆史”之基礎上進一步提出經史互證的重要性。劉氏言“讀子不讀史則子成夢話,讀史不讀子則史成帳簿”可以說深刻了思想史與歷史邏輯的關系,這一點,正是我們現在學術體制內許多學者非常不重視的地方,現在的學術體制基本上完全照搬蘇俄模式以及英美體系,并且內部沖突也極其嚴重,但是對中國固有學術的基本脈絡以及解讀,往往單純以之視角,以所謂專業性之角度進行解讀,本質上對中國文化有著極大的而不自知。

      當然,我們并不反對之視角來進行中國文化與歷史的解讀。甚至于,我們可以從的學術中吸收大量優秀的思想及方法。比如,自從康德出版三以來,黑格爾從人類歷史的發展中提煉出人類的發展邏輯,并認為此種絕對才是歷史與文化的本質。懷特海進一步以觀念論歷史,科林伍德以知識譜系的圖譜來解讀人類文化的發展脈絡。尼采強調生命意志,胡塞爾以直覺之洞察力世界之本質與原貌。海德格爾的存在主義直接以“存在”為本,德里達則力主解構,以便尋求真、善、美之源。等等等等,學界的許多也極富意義與價值,我們都應該深入思考,并部分借鑒。

      學界之有一前提,即是西人更多是站在歷史與文化發展的角度,對中國歷史與文化存在著許多不了解的地方,黑格爾即是典型。所以,如果不了解或挖掘中國歷史的內在邏輯以及學術思想邏輯,只在概念層面作一比較與融通,可能會造成對中一國歷史與文化的極大。

      要了解中國春秋戰國及諸子百家的思想,必須對中國古代歷史作一番考察,因為諸子百家不是憑空產生,一定有其根源與土壤。我們可以從三個角度對中國文化的源頭作一探索,一是從考古的出發;一是從文獻典籍的記載出發;三是從傳說的角度出發。由于傳說涉及太多內容,時期有許多大家如茅盾、聞一多、丁山以及諸學者已經有大量的研究,大家可以參考。這里關于傳說,我主要是結合文獻典籍中的記載來進行分析。下面逐步說明一下。

      近古學主要傳自,中國其實在遠古尤其是宋朝以來,也有自己的考古傳統,一般被包括在稱為考據之學內(同城派姚鼐提“考據、詞章、義理”三學)。但近現代以來主要是考古學傳入中國后,采取一系列科學手段所進行的考古挖掘,最初是一些探險家興起,后來則中國有了自己的考古專家與隊伍,也發現了許許多多非常有價值的文物以及文明遺址。這里主要是告訴大家,不要截然分開中國古代的考據與現在的考古工作,兩者雖有很大的差別,同時有其內在的共同邏輯。

      我們談中國歷史的源頭之前,先簡單談一下人類的起源問題。關于人類的起源問題,學術界有許多分歧,但主流學界認為中國人是從非洲傳過來的,大概在距今10萬年到6萬年間。也有部分學者認為從的考證進行研究,認為全世界的人類是從中國走出來的。還有部分湖南的學者,認為中國人統統來自湖南,最后整個世界,并以此為傲,極力推廣。但是,目前,第一種說法得到人類學的證明,并且有些學術團隊在對女性線粒體的研究中,認為整個世界的女性都來自于一名共同的女性,被取名“線粒體夏娃”,更為神奇的是,也發現,全球所有的男性也來自于一名共同的男性。這個問題其實很有意思,正好可以和傳說中的“女媧造人”“、亞當、夏娃”之說法相對比。這里同時涉及到如何理解傳說的問題。不過,這里要強調的一點是,在“線粒體夏娃”“染色體亞當”之外,地球上其實存在過許許多多人種,不過最后都了,唯一剩下的人類可能就是研究中所的”“線粒體夏娃”這一支。

      但是,我們要特別強調的一點是,人種的遷移與文化的創造是兩個概念,這里要特別注意,有些學者很明顯混淆兩者的區別。原因在于,比如,中國上的先民所創造的燦爛文化,有別于以及非洲或中東地區的文化以及文明形態,有其獨特之創造性。這種創造性正是中國文化以及歷史的源頭。

      這是我多年前在國家博物館拍到的一幅圖,主要是新石器時代的各種新石器。距今大概一兩萬年。我們可以看到,從人類誕生數百萬年以來,發展相當緩慢,新石器的出現可謂極大促進了社會的發展,也為以后的農業以及畜牧業做好了準備。

      上圖為裴李崗出土的石刻,最少在8000年到一萬年之前,我們看的兩幅人面,或許是情侶裝,這里我們可以看到,這種石刻面具顯然非生產工具。這又能說明什么問題呢?這兩幅面具其實隱含著重大的文化密碼,我們可以看到原始先民們不僅僅是生產工作者,或者說不僅僅只是滿足自己的,他們已經開始制造藝術品,反應了人類初期,不管物質條件多么簡陋,都有其獨特的追求。

      這是一幅仰韶的人面魚紋盆,也是仰韶文化的典型器,大概距今5000年前。關于這件魚紋盆,這幾年有些學者從天文歷法或者北斗的角度進行解讀。也有人認為圖中的人面是太極圖的起源。說法很多。但是如果換一種角度,也就是從生活的角度出發。可能是當時湖泊眾多,魚是他們最重要的食物來源之一。但是,先民們想象著人是不是也能像魚兒一樣,自在地在水中生活。或許也會有些道理。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人們的一直貫穿于整個人類的社會發展史。

      上圖為余姚河姆渡文化發現,中間有一頭野豬。極可能是當時人們已習馴化野豬,或者簡單來說僅僅是一種動物。

      上圖為我在三星堆拍到的一尊青銅人像,尚殘留部分金箔,這屬于古蜀國的青銅器,與中原一帶的青銅器有很大的不同,我們再看幾張:

      我們看三相堆出土的文物,明顯與中原一代有很大的差異。我們再看看下面這張,更為神奇。

      這是一個純金打造的權杖,大家想一想,從這件權杖可以看出,古蜀國的先民們一定有自己的獨特文化,而這種權杖我們可以從古埃及巴比倫的文物中看到,因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推測,古蜀國的先民與埃及或中東地區的文明有著密切的聯系,甚至于可以推想此地先民正是從埃及或經中東地區進入到中國的一支。此處也可以看出文化的交融自古由之,非單單今二百年事耳。

      以上這幾張圖,充分說明了古蜀國當時的文化與中原文化有著巨大的區別。關于這一點,我們也可以從李太白的《蜀道難》中略知一二:

      其中的“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指的即是古代蜀國的傳說,關于這點,同學們也可以參考《華陽國志》及《漢書》相關部分。

      以上我們了解了中原地區、長江流域、西南地區的文化形態,現在再簡單看看北方地區的紅山文化,紅山文化是以內蒙赤峰縣之紅山命名,先讀圖為快:

      右圖為紅山文化之典型器C形龍,此種龍的形態雖然與中原地區的蟠螭紋、虺龍紋或饕餮紋有著很大的不同,但對龍的如出一轍,因此,據此可知中原地區與北方草原有著文化上的交流與聯系,至于其間的途徑,則可專門研究。當然,也可以認為其乃出現的龍的,若如此,則可見其文化通之一面。

      最后,我們再看看良渚文化之典型器,中國目前發現的最大的古玉琮,現藏于國家歷史博物館(見上右圖)。同學們知道玉琮是干什么用的嗎?沒人知道,我現在告訴大家,玉琮是古人用來祭祀地祇的。中國古人,敬天敬地敬祖先,玉壁是用來敬天的,玉琮是用來敬地的,而則除了祭祀天地外,還有祭祀祖先的功效。

      從以上中國地區的考古可看出,對不同地區的出土文物雖然存在著許多不同的解讀,當然,需要進一步的而深入研究,但是有一點完全可以肯定,既是不同地區的出土器物反映了多元的文化生態,有些有共同之處,但更多彰顯不同的文明形態。也就是說,人們從舊石器時代進入新石器時代以后,出現了不同種類的文化現象,包括多神、教、生活方式等等。同時說明了中國文化初期即有者多元之一面,站在交融的背景看,甚至于可以看到中國與中東甚至于古埃及也存在著文化的交流與融合之一面。當然,僅僅從考古器物的層面很難全面反映先民們的世界以及其對世界、的觀念,因此,下面我們要講講古代的傳說,看看原始先民的世界,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人類文化的源頭以及文化的不同徑之肇始。

      前邊我們講到,中國歷史從源頭來看,有許多迥異之文明形態,為什么后來成了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而且毫無疑問是以中原文化為主流的文明形態。我們現在從傳說以及文獻典籍兩個角度展開說明,關于傳說,史料記載以及民間傳說不勝其煩,這里,我舉一個例子。前兩年,我回山西,到河東地區即現在的運城考察,運城本來是我的故鄉,但是,這里竟然有一個蚩尤村。通過與當地賢達之了解以及對文獻檢索,我發現蚩尤并不是我們教科書或一般歷史記載中所說的形象,而是隱含了太多的中國歷史形成的秘密。后來專門寫了一篇小文,談到中國歷史源頭的一些現象。簡單起見,這里引用部分內容,以增加我們對中國歷史源頭的理解。

      在今天的運程鹽池,根據沈括《夢溪筆談》的說法,即是當年與蚩尤戰爭,蚩尤族戰敗,血流成河,形成鹵水,成為運城鹽池產鹽的來源,當然,這僅僅是一種傳說,如果翻閱史料記載,則可能情況不同,蚩尤族與黃帝、炎帝同時,曾經多年混戰,但是,黃帝與炎帝一直不能戰勝蚩尤,古籍中多有記載,比如《藝文類聚。帝王部。軒轅黃帝氏》引用《龍魚河圖》的說法,有如下記載:

      黃帝時,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獸身人語,銅頭鐵額,食沙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誅殺無道,不,萬民欲令黃帝行天下事,黃帝,不能禁蚩尤,黃帝仰天而嘆,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符,制伏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方,蚩尤沒后,天下復,黃帝遂畫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謂蚩尤不死,八方萬邦,皆為弭伏。

      根據此種記載,可知蚩尤部落當時的生產力非常先進,黃帝部落無法戰勝,最后靠玄女的幫助以及與炎帝的聯盟才取得勝利。這里也可以看出當時的蚩尤部落已經具備了冶煉銅鐵的技術,當然,現在的考古挖掘尚未得到。而運城鹽池顯然是部落爭取的戰略要地,因為在古代,鹽業可謂最為重要的戰略資源。當地人認為阪泉即是古代對鹽池的別稱。我們可以分析,后來炎黃聯盟,方才戰勝了蚩尤族。而大量的蚩尤族人逃往南方,成為了三苗九黎等等部落。蚩尤的先進生產力后來被黃帝部落所繼承,一方面給予安撫部分尚未逃離的蚩尤族,并在蚩尤村定居下來,成為了今天的蚩尤村。根據史載,其中的一種說法認為蚩尤族的首領也被黃帝部落所收編,成為主管軍事以及制造兵器的諸侯。《越絕書》中言:“黃帝于是上事天,下治地。故少昊治,蚩尤佐之,使主金。”金者,兵器也,軍事也,這里可以看出蚩尤族戰斗力以及鍛造兵器的能力。

      ------暢鐘《為什么說許多遠古中原人的祖先是蚩尤而不僅僅是炎黃二帝?》

      再其次,我們從文獻典籍里面也可以看到,自從涿鹿以及板泉之戰后,黃帝族開始強大起來,可謂天下無敵,成為部族之共主。當然,黃帝族主要是通過武力來彰顯自己的,其他部族可能也是不得不。從炎黃聯盟與蚩尤的戰爭即可知道,根據《逸周書》、

      《》等等的記載,以及《龍魚河圖》(《太平御覽》引)言蚩尤銅頭鐵額,戰斗力非常頑強,黃帝在于各部族的戰爭中,與蚩尤百而有七十五。也就是說,黃帝部族一定是通過

      的戰爭方取得中原的主導權,并逐步將向外推廣。《史記。五帝本紀》有言:

      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官名皆以云命,為云師。置左右,監于萬國。萬國和,而山川封禪與為多焉。

      這里,我們要稍作辨析,也就是說,史載中國文化對之重視可謂比比皆是,也是歷來所堅守的基石。這又當如何理解,中國歷史與文化的源頭難道僅僅是戰爭以及的人性所塑造的嗎?當時,不是,下面我們進一步探究一下中國歷史以及文化形成中的最重要幾個特征。

      前邊我們講到現今許多學者統統以為春秋戰國時期的文化為中國文化的源頭,從我們上邊所講的可以知道,當然不是。但是,春秋戰國時期形成的以及諸子百家對中國后世數千年的文化與歷史有相當重要的影響。我們現在主要談談的根源,明白此等根源,既可以知道中國文化的歷史以及文化基因。

      根據我的研究,中國歷史以及文化在最初形成的過程中主要包含了一下三個方面的原因,下面分別說明:

      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官名皆以云命,為云師。置左右,監于萬國。萬國和,而山川封禪與為多焉。

      以上言當年西到甘肅,南到荊楚,北到內蒙,東到。可見其擴張性乃中國原始文化之本質特征一也。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鳥獸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虛,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鳥獸鷸毛。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允厘百工,庶績咸熙

      以上堯典的記載,說明帝堯時期派其大臣到東南西北四方定天文歷法,當地百姓,可知其擴張之不遺余力也。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撲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災肆赦,怙終賊刑。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

      這段話,是說明虞舜在擴張時期的峻法,所以,從此意義言,中國自古就注重法律,大家可以想象以下,如果沒有嚴明的紀律與法律,此種擴張何得以成?當然,現在人們往往僅僅從自己的專業角度將其定位于刑法之實踐,實不盡然也,中國自古就有其法律實踐以及相應的思想。這點以后再講。

      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以通神明之德,以類之情。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斫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益》。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隨》。

      這段話選自《周易》系辭,是孔子所撰,此段雖講周易卦像,然其中所體現出來的歷史沿革以及自古以來圣賢的創造以及亦。所以,你們以后再聽到有人言中國自古就沒有科學傳統,可不能,此處舉一例,英國李約瑟博士曾在《中國科學技術史》中有詳細的描述,也對中國自古以來的科學技術給予高度的贊揚。當然,中國的科學技術不可以純粹用現在近現代的科學概念否定,此點不可不察。

      曰若稽古帝堯,曰放勛,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于變時雍。

      禹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身為度,稱以出;亹亹穆穆,為綱為紀。

      禹乃遂與益、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禹傷先人父鯀功之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

      以上我們根據中國歷史中的傳說、考古發現、文獻典籍說明了中國文化在最初表現出極其豐富的多樣性。同時,了中國歷史以及文化在最初的形成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及其的一面,并在此基礎上,挖掘出中國文化源頭中的擴張性、創造性、性三個最為重要的方面。今天的就到這里,謝謝各位!

      注:本文為作者在三讓詩舍舉辦的《文化中國》中的講稿,發表時略有增刪。

      暢鐘,文化資深學者,固本書院創始人、山長。字博遠,號不空山人、暢意斎主人、八面來風堂等。長期從事文化比較研究,在諸多領域均有開創性研究。曾接受央視二臺《國企備忘錄》專題片關于中國歷史以及經濟史方面的專訪,并在中。曾為《商報》國學英華版特約撰稿人,發表《南懷瑾:與問學》、《梁啟超善變的背后》、《王國維與美育教育》、《陳寅恪與柳如是》、《傅斯年的性命說》、《佛教的前世》等。開創學術研究之新視角及新體系,,并完成對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胡適、張君勱、馬一浮、熊十力、梁漱溟、辜鴻銘、白華等十家整體學術思想的研究,完成出版研究專著《十家》,開創新經濟學理論框架,發表學術論文《經濟學思想之辨析與重建之原則》。在錢穆及饒頤對歷史研究的基礎上提出全新的歷史哲學以及文化哲學框架,詳見《歷史與文化》一書。完成對先秦十家諸子的貫通研究,著有《諸子通講》、《諸子貫通》等。并著有《儒門精要》《經濟思想比較》(講義稿)、《歷代人物辨析》(講義稿),及個人隨筆集《山水集》、《沙漏集》、古體詩詞二集《燭影搖紅》等。所著部分文章授權微信號《鐘聲新語》。目前任多家機構、網站、學校、社會團體學術顧問及特聘專家等。

    ?
    豪客彩娱乐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