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kmtvd"><pre id="kmtvd"><wbr id="kmtvd"></wbr></pre></strong>
  • <small id="kmtvd"></small>

    <source id="kmtvd"><div id="kmtvd"></div></source>
      <input id="kmtvd"></input>

    <u id="kmtvd"></u>

  • <u id="kmtvd"></u>
  • 勞木:回想國際部當年“創收”的故事

    國際 2018-10-30 18:30:32

      編者按:勞木先生講的當年創收故事很有趣,說的是一個單位的事,折射的是社會變遷,人情世故。

      上世紀80年代末,編委會作出一項決定:今后各部門可以發金,但要自己創收,也就是說錢要自己掙,掙多多發,掙少少發,掙不到不發。可以發金大家自然高興,但國際部上下卻喜憂參半,感到壓力很大。其他部門能夠想個由頭向國內企業拉贊助,國際部就沒有這個條件。駐外記者當然認識國外的有錢人,但人家錢袋子捂得很緊,哪里會輕易給什么贊助?

      老話說得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既然是國際部,就應該圍繞“國際”動腦筋,找財。于是,一長串五花八門、可笑可愛的創收故事應運而生。

      當時,國際部一位同事的夫人在阿聯酋中國公司工作,從她那里得到一個信息:海灣地區國家特別需要家政服務人員,尤其是年輕的女性。如果能找到合作單位,事情辦成,可以按照業績拿中介費。這對于創收毫無起色的國際部來說,無疑很有吸引力。我們立即行動,派人去勞動部和中國婦聯等單位了解情況,物色合作對象,知道了這叫“勞務輸出”,不違反政策,已經有單位聞風而動。然而,考慮到讓年輕女性去一個陌生國度,或可能進到一個底細不明的家庭,風險太大,一旦出事可不得了。部委會斟酌再三,認識一致:我們雖然缺錢,但這份錢不能拿。所謂“勞務輸出”,尚未啟動,便胎死腹中。

      上世紀80年代,我國紛紛問世的造酒企業熱中于參加國際評活動,總覺得若從國外捧回個大是讓企業創牌子的捷徑,要比花錢打廣告有用得多。1915年張裕葡萄酒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奪得金牌,一百年后的今天仍被國人津津樂道,就很具性。經人牽線搭橋,國際部同河南一家酒廠聯手,組織國內廠家去法國參加葡萄酒和白酒評活動。大致分工是:河南那家酒廠負責招攬參賽者,國際部負責辦理去法國參賽的一切必要手續。參賽費用每家企業5萬元,交給國際部和河南酒廠任何一家均可。活動很成功,結果皆大歡喜,所有參賽廠家的產品都獲得金或銀,沒一家空手而歸。遺憾的是,由于事先對活動收益的分配未作硬性,結果哪家收到參賽費就歸哪家。扣除相關費用,國際部實收十幾萬元。雖然明顯吃虧,但也很高興,畢竟這是部里創收活動開展以來的第一筆收入。

      這次活動,讓我們明白了兩點:一,以盈利為目的的國際大賽評出的這那,就那么回事,說俗點,不少是花錢買的;二,同外單位聯合搞創收活動,事先一定要訂個有約束力的合同或契約,利益合理分配,以免事后鬧矛盾,傷和氣。

      在一次外事活動中,巴西駐華大使對懂西班牙語的張倉吉同志說,巴西國慶時,計劃請國際部幫忙,在上出一期特刊,介紹巴西的發展進步以及巴中友好關系,不知有沒有困難。這事一聽就很難,難在從沒有外國在中國黨報上出特刊的先例。我抱著“有棗沒棗打一桿子”的想法,把巴西大使的要求報告給當時統管對外宣傳的外宣辦主任曾建徽同志,希望他能點頭。他一聽直搖頭:“這事太大,我做不了主,至少要關根同志拍板。”我請他幫忙。過了幾天,在一次會后,他告訴我,那事成了。口說無憑,他當即寫下以下內容:“巴西大希望在上出特刊一事,關根同志同意。”領導對這件事十分支持,要求相關部門全力配合國際部完成任務。經與巴方商定,特刊隨在、上海、天津等五大城市發行,這意味著,上述城市數十萬的定戶都能收到這期特刊。關于費用,巴方很大度,但也不無“能省就省”的打算。大使請我與小張在巴西烤肉店商討費用時,還請一位記者在場,或許就有防我漫天開價之意。

      這項活動國際部收益頗豐,還得到社領導的表揚。此后,泰國、等一些國家也依樣學樣,在上刊登特刊。與外國合辦特刊成為一段時間國際部創收的重要來源。

      駐外記者也被委以創收的重任。1995年年中,駐記者站傳回重要信息:一家奶制品企業,打算投資4000萬加元在中國建一家牧場,委托中方幫助選址。經多方打聽,我們選了地區東營牧區,牧區領導欣然同意。那時各地都鼓勵招商引資,紛紛出臺,引進外資者可得到相當于資金3%一5%的中介費。按當時匯率折算,4000萬加元約合2.7億人民幣,提成即便照3%計算,也有800多萬人民幣。事關重大,事不宜遲,部里讓我和負責金華達公司的果永毅同志陪加方赴現場考察。實在是去的不是時候,深秋的草場,牧草枯黃,有的已經收割,天公又不作美,刮地的大風揚起草屑糞土,不到一個時辰,個個灰頭土臉,西裝皮鞋。我們也覺得不行,對方就更不會相中。

      這件事給出的教訓是:我們太急于求成,工作又不細致,未做先期考察就貿然向對方發出邀請。假如選在夏天,綠油油的草原一望無際,間或出現“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象,結果或許就不是“黃梁美夢”一場。 當然,不會有這個“假如”,因為我們太怕坐失良機,“肥肉”被別人搶走。

      許多年前,在西門的斜對面,有家叫會賢樓的飯莊。不知是風水不好還是經營無方,常年生意慘淡,而馬對面的竹葉青飯館總是顧客盈門。飯莊老板很不甘心,起意要干大買賣。有一天,國際部領導班子全體被邀去飯莊共商合作事宜。他讓我們知道:想跟國際部聯手做大米、黃豆等進出口貿易;其父是新中國首任駐蘇聯大使;他經常出國,在美歐和非洲有業務。說來也巧,他聲稱常去的國家,在坐的幾位中總有人在那里常駐過,談及細節,他茫然不知。很明顯,他是在編瞎話、設,想拿國際部做招牌,為其做非法貿易打掩護,因為他肯定知道,那個年代糧油進出口貿易由國家壟斷,個人插手,只能是走私。不過,他找錯了對象,大概連國際部是干什么的也未摸清楚。,他白白搭上了一頓飯。(勞木)

    ?
    豪客彩娱乐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